<address id="hlp9r"><nobr id="hlp9r"><nobr id="hlp9r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<em id="hlp9r"></em>

            浙大教授宋志平:后疫情時代,企業要學會這5大“升維”戰略 | 演講精要

            浙江大學管理學院 2020-11-17 瀏覽量: 1621

            后疫情時代,國際形勢、科技、市場等變化日新月異,挑戰與機遇并存,面對當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中國企業的未來發展應如何尋求突破?在日前于上海舉辦的第4屆企業家校長節上,有著豐富實踐經驗的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、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啟真實踐教授宋志平給出了答案。

            “后疫情時代,企業要有‘升維’戰略,企業管理要做到突出主業,推廣‘三精管理’......”作為18年來帶領中國建材集團實現營業收入從當初的20億元增加到4000億元的“一把手”,宋志平根據多年的企業管理實踐,總結歸納出了“三精管理”工法。

            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、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啟真實踐教授宋志平

            活動現場,他以“后疫情時代的企業升維戰略”為題,從管理升維、創新升維、產業升維、市場升維、資本升維五個方面,為現場近2000位中小企業管理者深入分享了自己多年來的管理實踐經驗,并提醒大家:“無論怎么升維,目的還是要種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。

            演講精要

            非常高興來到這里和大家交流,這次活動的主題是“升維”,意思是大家在突出主業的情況下,要提高定位,要站得更高、看得更遠,要有格局、有胸懷。企業圍繞形勢的變化、市場的變化、技術創新的變化,提高主業的市場高度、經營高度和創新高度,把主業上升到一個更高的高度。今天我和大家交流的題目是“后疫情時代的企業升維戰略”,分享一些自己對升維的看法,主要談五方面問題,管理升維、創新升維、產業升維、市場升維和資本升維。

            活動現場

            管理升維:突出主業,做好“三精管理”

            疫情之后,大家都在想:到底該怎么做?

            作為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,這段時間,我走訪了20多家上市公司,和他們的董事長進行深入交流時,總要問三件事:一是企業目前經營狀況如何?二是如何看待企業下一步發展以及市場情況?三是打算怎么做?

            通過交流,我總結有四點很重要:

            一是大家很有信心,這非常重要,這個時候我們尤其要樹立信心。

            二是國際形勢充滿不確定性,未來我們的經濟走勢也有不確定性,唯一能確定的,就是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企業,做好自己的事情,這也是我們企業家應有的態度。

            三是大家不約而同地把數字化作為下一步創新轉型的主旋律,這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四是圍繞“國內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”這一新的市場戰略來進行思考和布局。

            同時,疫情以來,我在北京經常參加一些線上直播分享活動,陸陸續續講了大概有30多場。我講得比較多的,是關于企業經營管理方面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我們企業家校長里40%是做制造業的,60%是做服務業的,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主營業務,大家還是要千方百計地做好自己的主業。

            做企業既要做正確的事,又要正確地做事。前者是要做好業務選擇,后者是要做好管理,尤其是日常管理。在后疫情時代,我們的管理也至關重要。

            關于管理升維,我希望大家在企業能夠推廣“三精管理”。三精管理是我在中國建材總結的工法,也是經過實踐和時間檢驗的好方法。

            大家既要學習管理理論,也要重視管理方法。日本企業有世界一流的管理,但比起學習管理理論,他們更重視學習管理工法。

            “工法”是日語中方法的意思。像豐田這樣的國際知名公司,前年收入達到1.8萬億元、利潤1300億元,而公司所用的方法卻極其簡單,比如零庫存、看板管理等這種日本企業常用的管理工法。

            汽車行業實際上是普通的制造業。在普通制造業,豐田能做出這樣的業績,得益于扎實的管理。而它的管理并不神秘,就是一些最簡單的工法。

            我在上世紀80年代、90年代當廠長時,幾乎每年去兩次日本,學習日本先進的管理工法。這些年,我國企業的管理水平有了很大提高,也正是因為這樣,才做出了一流的產品,有了一流的服務。

            根據在中國建材和國藥集團的工作經驗,我總結歸納出不少工法,像“八大工法”“六星企業”等,這幾年歸納出了“三精管理”,覺得很有效,每年在集團內部也會出一些集團企業工法管理案例的書,被稱作企業管理的“武功秘笈”?!叭芾怼敝饕且韵氯齻€方面:

            第一,組織精健化。我以前做過農業技術員,果樹要多結果子,就要不停地剪枝。企業要發展,也要不停地“剪枝”。減少層級、減少機構、減少冗員至關重要。這不光是降低成本,最主要的是能提高組織競爭力,提升組織活力。

            因為企業大了,如果管理不好,會得大企業病、大頭病,導致組織力量越來越弱,一有風吹草動,就會轟然倒下,這是企業的自然邏輯。

            第二,管理精細化。企業要降低成本、提高質量、增加品種,這是最基本的東西。在精細化管理中,要始終圍繞成本和質量這兩個基本點。即使今天,不管企業有多好的技術,如果忘記了這兩個基本點,仍然會失敗。

            第三,經營精益化。做企業要賺錢,要有經濟效益,這取決于把經營做精。在經營上做精,就不能盲目擴張,不能簡單地進行低價低質競爭。不少企業因為殺價競爭而破產。企業需要“質量上上、價格中上”的競爭,合理定價。

            尤其在經濟下行、產品過剩時,企業是降價擴量,還是穩價保量,抑或走穩價保量路線同時提高質量、提高價格?我認為,價格是企業的生命線,從來不贊成盲目殺價競爭。我們要改變競爭理念,要走一條高質量、優質優價的競爭路線。

            “三精管理”突出了“精”字。在后疫情時代的管理上,大家要記住這三個“精”。

            管理不復雜,關鍵是要記住要點,時常提醒自己,就不至于盲目擴張、盲目膨脹,就能夠持續發展。

            創新升維:要進行高質量創新,尤其要重視集成創新

            什么是創新?到底企業該怎么創新?由于時間關系,我只講幾個相關問題。

            第一,要進行高質量的創新

            創新要突出質量,因為創新是有風險的活動,是高投入、高風險的,當然也是高回報的。我們常講“不創新等死,盲目創新就是找死”,而盲目創新“找死”的企業并不少。所以創新要講究目的,講究方法,要很好地規劃,戰戰兢兢地創新。

            創新不是口號,也不能運動化,對企業來說,要以科學、務實的態度去創新。

            第二,創新不只意味著高科技,中科技、低科技和零科技也都有創新

            現在講高科技很重要,美國對我們“卡脖子”都是在高科技上。然而我們做制造業、服務業的,創新不見得都是高科技。即便在美國,高科技創新的貢獻率也只有四分之一,其余四分之三的創新都來源于中科技、低科技和零科技。

            零科技是什么?就是商業模式的創新?;ヂ摼W只是一個平臺,互聯網消費也沒有太多技術,但是它的創新卻有排山倒海之勢,因為如果人足夠多,借助互聯網平臺,就可能成為一個商業王國。

            過去一段時間,我們出現的獨角獸、巨無霸企業,其實很多是在進行商業模式的創新。

            第三,集成創新的模式比較適合中國現階段的企業

            創新有三個方式:一是模仿創新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企業走的基本是模仿創新的道路。模仿創新也是當年日本工業的發展方向。它的好處是可以降低成本和加快速度,沒有后發企業不進行模仿創新的。

            二是自主創新。我國發展到今天,從跟跑、并跑到局部領跑?,F在主要是在并跑,領跑的并不多。在這個時候,只模仿創新就不夠了。應該怎么辦?大家說要自主創新,我非常贊同,但是,自主創新需要資金支持、需要企業實力,這并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我做過5年國藥集團的董事長,知道研發一個新藥需要10年時間、10億美元的投入。最近他們又告訴我說需要26億美元。這對中小企業來說就非常困難,對大企業也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華為的任正非講過:“我前面已經空無一人,我很孤獨?!彼梢赃M行自主創新,因為華為一年有1000億元左右的創新投入。也就是說,自主創新是需要實力的。

            三是集成創新。我們真正要走的創新方式,應該是集成創新。這不是中國人發明的,1979年美國提出了集成創新,就是把各種要素組合起來,既有自己的創新,也有借鑒別人的。比如電動汽車,其核心是“三電”,即電池、電機、電控,美國、德國、中國不少企業都在做,原理上大同小異,技術上也有互相借鑒,只是款式設計各有專長,總的來說,還是集成創新的產物。

            千萬不要小看集成創新,它們往往更具有顛覆性。

            過去我認為,電動車顛覆燃油車還很遙遠,顛覆性創新有時候需要漫長的過程,但事實上,有時顛覆起來卻很快。比如,數碼相機顛覆膠卷相機,液晶顯示顛覆CRT(玻璃顯像管)幾乎只是一夜之間。

            大家再想想平板手機顛覆按鍵手機的過程。其實平板手機的技術,諾基亞、摩托羅拉都有,并不復雜,但諾基亞和摩托羅拉認為手機沒有必要把電腦功能放到上面。

            一念之差,蘋果就打破了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的市場格局。蘋果公司在做手機時,不光把智能化功能應用到手機,更重要的是引入了全球時尚設計和銷售理念,這是革命化的改變,他們沒有把手機作為一個通訊工具,而是作為一款奢侈品去推銷。

            如今,新型的電動汽車也把時尚元素應用進去,用最新的設計,迎合年輕一代消費者的習慣。這就是洪水猛獸,對很多做燃油車的企業來講,大家一定要意識到,電動汽車時代真的來臨了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全世界從來沒有一個國家、一個企業是關上門、完全自己做東西的,一定是集成起來、匯集起來做東西。即便今天做芯片,也不可能關起門來自己做,還是要在全世界進行集成。

            有的國家限制,我們可以繞開,但是關起門來,我們是做不成事的。過去我們缺液晶顯示屏,現在解決了,我國占有全球55%市場,年底將占到80%。但即便是液晶顯示產業,其所有的材料和技術也是集成的。

            因此,我們要加強合作。像芯片技術,還是要通過集成創新的方式把它做出來。

            產品升維:從中低端邁向中高端,從速度和規模轉向質量和效益

            我們現在的結構調整遇到了一些困難,既有國際關系不確定性帶來的,也有疫情原因導致全球經濟衰退帶來的困難,同時還有結構調整給自身帶來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不管怎樣,我們的產業還是要升級,要從中低端邁向中高端,這是歷史性任務。各個企業都要主動進行產業升級?,F在,我國一些加工業開始遷移到了越南、非洲等地,這不一定是壞事,其實也是中國公司帶著這些產能走向了世界,這是符合規律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產業升級、戰略轉型,是任何一個發達國家都經歷過的。但是我們要留下什么呢?要留下中高端產業,并發展中高端產業。當然我國全球制造中心的地位不能放棄,因為我們有14億人口,有巨大勞動力,有眾多的企業,我們制造的是海量的產品。

            過去,有人從日本往回背馬桶蓋;指甲刀也要到德國去買;圓珠筆頭的圓珠是特種鋼,我們太鋼去年剛做出來,以前我們始終做不好圓珠筆這么個小產品。這些雖然是小事情,但要做好就需要產業升級。而且產業升級并不僅指高科技領域,日常的產品也都要升級。

            我們還要從速度和規模向質量和效益轉型。今年,中國的世界500強企業數量首次超過美國,共有133家企業上榜,其中中國內地加上香港有124家,美國是121家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認為,我國500強企業是大而不強。但是我們也需要一步一步來。20年前,中國只有3家世界500強企業,而現在這一數量排在全球首位,這本身就標志著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,標志著企業的快速成長。

            我在三四十年前去國外學習,如果能到一家世界500強企業參觀,會高興好一陣子。一轉眼,我帶領的中國建材集團和國藥集團先后都成為世界500強企業。

            但坦率講,今天這樣的速度和規模,對我們來說,都不是最重要的。最重要的,是要提升企業的質量和效益,甚至速度可以放慢一些,而企業要做得更精一些。

            最近,我在北京參加了獨角獸嘉年華會議。獨角獸是指成立時間在10年以內、估值10億美元的企業。我看了胡潤的獨角獸排行榜后很興奮:排行榜里的586家企業中,美國有233家,中國有227家,美國和中國的獨角獸加起來占總數的80%。

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創新企業主要在美國和中國。這說明中國不光有世界500強企業,創新企業也正在崛起。中國的227家獨角獸企業,主要分布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四個城市,說明這些城市的創新力量是很強的。

            中國企業在創新方面的實力在不斷增強。我們的產業升維方面,現在互聯網、硬核科技等正在迅速推進。

            中央強調要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我國的企業數量足夠多、產品數量足夠多,不能再簡單地追求數量,還要追求質量,在供給側方面要下大功夫,從過去解決“有沒有”到今天解決“好不好”。要多在“好”字上下功夫。

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市場升維:提高國內市場消費能力,從產品轉移到企業轉移

            提到市場,現在大家講得比較多的有兩條:

            一是“兩新一重”,即新基建和新型城鎮化建設,和重大的水利投資項目。這些都是需要巨額投資的,其中有很多新機和新局。

            二是“以國內市場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互相促進的新格局?!敝醒氚堰@作為市場戰略來看待,媒體上也有不少解讀。

            但到底什么是以國內市場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,還有不少爭論。到底該怎么做?這也是今天企業面臨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應該看到,過去40多年改革開放,我們走的就是一條國內國際雙循環道路。我們在國際上走了一條大進大出的進出口戰略,這適應了當時的發展,使我們的外匯結余最多時超過4萬億美元,這樣一個戰略帶動了我們中國整個經濟發展。

            但是現在問題來了,就是貿易摩擦。貿易摩擦不是這兩年開始的,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,而且愈演愈烈。

            我們提出以國內市場為主體有兩個含義:一是要提升我們國內市場的消費能力,讓我們的企業在國內市場能夠把產品賣出去,以此來應對國際貿易保護主義;二是要吸引國外企業進入中國市場,用中國的大市場來吸引國際投資和技術,這一點我們還是要做,不能說人家搞貿易保護主義,我們也關起門來。

            進博會也好,北京服貿會也好,我們都是敞開胸懷的。歷史經驗證明,關起門來發展是不行的。所以說,以國內循環為主體是開放型的做法。

            但是,以國內循環為主體,也給我們提出了不小的挑戰:一方面要提高消費水平。這就必須增加消費者收入,這是一個根上的事。我們進行分配改革,讓更多人能有高收入,進入到中產階層,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。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作為廠家、企業,要提高制造水平和服務水平,要創立自己的品牌。不然,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就會變成一句空話。

            中美之間確實存在著貿易不平衡。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史蒂芬·羅奇寫過一本書叫《失衡》。書中認為,中國憑借強大的制造能力,遠隔太平洋把產品運到美國銷售,因此美國人都用中國產品,同時把美元送給了中國。

            中國又用美元去買美國國債。于是,美國人在負債下生活。羅奇認為,這個模式是不可持續的,必須改變。中國要擴大內需和消費,而中國消費不足的原因,是收入低、社保不完善。

            羅奇說,中美兩國目前的不平衡,誰先意識到并先下手,誰就會贏得主動權。

            今天的情況就是這樣,我們現在要擴大內需,要以國內市場大循環為主體,這是歷史的必然。

            要做到這點,對企業來講,就要調整戰略。首先就是要提高產品質量,創造自己的品牌。這么多年來,我們基本上是代工的生產模式,賺的只是勞動力的錢,設計和品牌都是別人的,所以我們一定要強化自己的品牌。品牌是比較復雜的問題?,F在全球品牌價值100強中,中國只有一個,就是華為。所以大家要在品牌上下功夫。

            就質量而言,我們做得其實不錯。給外國公司代工,做好產品,貼上牌子,身價倍增。也就是說,我們的做工是沒有問題的,缺的是設計和品牌。

            我覺得,這里面既有制造水平問題,也有民族自信的問題。比如旅游,40年前我到歐洲、美國學習,覺得那里特別好,因為當時的中國到處都是“臟亂差”;而現在,我們多數風景點也都非常好了,只是旅游市場潛力沒有被充分挖掘出來。

            今天講以國內循環為主體,正是因為我們具備了一定的條件。當然,我們還應該做得更好。

            總的來說,我們的內循環已經有了不錯的基礎,在這個基礎上繼續努力,對企業來說,是有很多機會。

            如今,“大進大出”“兩頭在外”的時代一去不復返。之前,我們是把一流產品賣到國外,普通的產品留給國人,這種情況要改變。日本最好的產品是在日本銷售,普通的產品才出口。我們也一定要轉變觀念,以內循環為主體,把最好的產品和服務留給中國的消費者。

            作為企業來講,所謂市場升維,首先把思想提升到更高層面,這很重要。

            以內循環為主體,絕不是不要“雙循環”。中國以制造業為中心的戰略不會放棄,只是要從中低端走向中高端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中國就算想放棄以制造業為中心的地位都不容易。去年1月份,在達沃斯,一位跨國公司董事長告訴我,他不會把企業搬到越南去,因為公司主要的設計中心、研發中心和多家基地都在上海。

            他說,“中國有最好的配套和高質量的勞動力。越南的成本是低一些,但是成本是一時的。我們思考問題是從戰略角度,我們最重視的是三大市場:歐洲市場、北美市場和亞洲市場,而亞洲市場是以中國為中心的?!?/p>

            從工業遷移角度來看。過去工業遷移,主要因為勞動力成本原因,比如白色家電,從日本遷到韓國、中國臺灣,再遷到東莞、昆山,后來又向鄭州、成都遷移,它是沿著勞動力成本路徑?,F在有些工廠不用遷移了,為什么呢?

            因為智能化。今年年初,我到深圳的富士康——工業富聯考察。過去,這家工廠是代工廠,勞動密集型企業,一個車間需要380人?,F在它已經有8個“熄燈工廠”,一個車間只需要30人,三班倒,完全智能化生產。

            由于智能化應用,企業可以減少用工人數來對沖單體成本升高。

            日本現在很后悔,當年因為勞動力成本原因,把產業遷出去了,但是現在想遷回卻很難。因為一個產業一旦遷移了,它所有的配套產業就都遷移了。

            最近我去江西的江中制藥考察。他們做中藥的所有工序都是智能化、無人化。江中制藥的智能化早在2012年就開始實施了。傳統“智能化”生產都有中央控制室,有很多電腦操作人員;現在連中央控制室都沒有了,一切都靠智能化,這就是變化。

            我們一方面不能放棄制造業中心地位,而且還要不斷鞏固;另一方面,也要看到,美國、歐洲的貿易保護主義傾向和趨勢不會改變,今后的國際化會慢慢形成區域化的格局。

            這就需要我們企業走出去,從產品走出去到企業走出去,要把企業放到歐洲、美國去,從而順應和適應全球化格局的新變化。

            歐洲當然需要我們的產品,但關稅又居高不下,個別產品征收的關稅高達96%。面對這種情況,只能考慮把企業放在那里。當年日本也是這么做的。日本的GDP幾乎沒有什么增長,但是日本的GNP卻是天文數字。

            從GDP到GNP,是新的財富形態思考角度,這也是“雙循環”背景下我們應該想明白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資本升維:做好資本市場,加大直接融資,用資本市場的創新支持企業的創新

            最后一點就是資本升維,這正好是我現在做的工作,就是資本市場。

            大家都想把資本市場做好,但并不容易。30年來,我國資本市場從無到有、從小到大、從弱到強。截至今年9月4日,我國資本市場有4002家上市公司、75萬億元市值,相比發展了200年的美國資本市場,我們的成績非常巨大,非常了不起。

            資本升維核心在于持續做好資本市場。這取決于以下四個方面:

            第一,經濟基本面要好。

            應該說,我國現在的經濟基本面是不錯的,雖然經濟下行壓力很大,但是在全球的主要經濟體里面,我們還算一枝獨秀,今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,預計會超過30%,明年可能超過50%。

            世界銀行預計,今年中國GDP增幅會達到1.6%,而我們自己預測應該超過3%。關于明年的預測,世行認為中國GDP增幅會達7.9%,這是一個很高的數字。所以我們的經濟基本面還是健康的,可以說是穩中向好、穩中有進。

            第二,監管層水平要高。

            我們資本市場監管理念是9個字,即“建制度,不干預,零容忍”。就是強調首先要把制度建立好,不要過多干預。比如,關于今年春節后要不要開市問題,爭論很激烈,最后政府還是尊重市場規律,照常開市,結果股市很平穩。這也極大地增加了監管部門的信心。

            零容忍就是不能做假賬,在資本市場,大家全靠信息來分析判斷上市公司,如果信息都是假的,就顛覆了整個市場。所以對于做假賬行為要零容忍,這樣市場就健康了。

            第三,上市公司質量要高。

            我做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一年多,去年培訓了6000多人,今年通過線上培訓了上萬人。關于這點,我也提了9個字“知敬畏,守底線,盡責任”。關于這一點,我覺得目前這些公司都是清楚的,已經形成了共識。

            第四,投資者水平要高。

            中國的投資者和國外完全不同,我們有1.6億投資者,其中只有30萬~40萬家機構投資者,其余都是散戶;而在西方,絕大部分都是機構投資者。這樣好不好呢?我想,一方面,固然要增加成熟的投資機構,另一方面,股民是中國的一大特色,至少普及了大家的經濟概念。

            聽經濟學家講課,不如買一支股票,去分析宏觀經濟、微觀經濟,研究各種投資風口。但是,我們的投資者水平需要不斷提高,需要很好的引導,不能太盲目。

            以上四個方面,我認為缺一不可。

            關于創業創新的推動力,過去認為的政府政策、制度、文化,這些都非常重要,但是真正推動創新創業的力量還是資本。美國的創新之所以發達,就是因為他們有成熟的資本市場。

            美國高科技企業的發展,都是基于納斯達克的支持,今天,美國市值排在前面的是蘋果、微軟、亞馬遜、谷歌等企業,傳統領域的企業不多,排進前10位的只有沃爾瑪。

            而在中國,市值排名靠前的10家公司,有2家酒企、6家銀行、一家石油,這和美國有很大不同,也能看出資本對企業發展驅動力的差異。

            不過我們正在轉變:去年,科創板在上海設立,今年創業板注冊制落地,這都是資本市場的重大制度創新,必將迎來創新創業的大發展。

            沒有資本的推動,企業創新會非常困難。我常想到京東方的例子:京東方的股值當時很低,增發不出去,股民也不會要,但是企業要去創新、發展,每個項目面板廠需要200億元投資。

            錢從哪里來?京東方很聰明,看到地方政府想搞工業,于是京東方以每股2元的價格向重慶政府增發股票,發200億元,用來在重慶做面板廠。發完之后,股價漲到4塊錢,政府退出,還賺了200億元。

            之后合肥、武漢、北京等也照著做……于是京東方用資本市場的方法,靠資本的力量成就了自己。

            我經常想,5年以前,假定用同樣的辦法去做芯片會怎么樣?當時,荷蘭的光刻機開放銷售,如果我們做些像京東方那樣的資本市場的創新,把芯片也做出來,我們就不至于像今天這么被動。如今,中芯國際一回歸A股,迅速做到了五六千億元市值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要講資本升維?在座絕大多數都是中小企業管理者,過去我們的資本來源主要是靠銀行貸款。但是過多依賴銀行貸款會帶來兩個問題:一是企業的杠桿越來越高,利息負擔越來越重,惡性循環;二是增加了銀行的風險。

            所以企業要加大直接融資的力度。昨天我剛參加了關于股權基金直接投資的LP峰會。了解到,現在我們有24000多家私募基金,但管理的資金只有15萬億元;美國有2900家私募資金,卻管理了合計約85萬億元人民幣的資金,所以我們這方面急需發展。

            私募基金可以培育很多優質公司上市。美國的亞馬遜、谷歌等許多新經濟企業,開始也是由美國著名的基金進行培育而最后上市的。

            股權基金主要做四件事,一是募集資金,二是投資,三是管理,四是退出。從哪里退?從上市公司退,上市的時候就可以退了。

            最近,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瑞幸咖啡出了事,那美國是不是不喜歡中概股了呢?我說不會。因為瑞幸咖啡只是個案,不會影響我們中國公司的整體形象;另外,從投資者角度講,他們要賺錢,是好公司就會買,所以瑞幸這個事很快就會過去。我們當然要從瑞幸事件中吸取教訓,但也不要因此就不敢去美國上市了。

            當然,要實現上市,也要經過培育,要被基金、投資者所發現。怎么被發現呢?去年在參加中央電視臺的“創業榜樣”欄目時,我對創業者和基金公司說:“創業者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故事理清楚,要學會講自己的故事,吸引投資者給你投資?!蔽疫€說,“中國未來的高市值公司在哪里呢?可能還沒有上市,可能在大家中間?!?/p>

            我們講“升維”,實際上,對企業家來說,既要開拓視野,也要做好當下。

            雖然今天參會的企業目前規模都不大,但是大家會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發展。但追逐夢想和發展,歸根到底還是要腳踏實地、尊重規律、扎扎實實地去做事,還是要心無旁騖做主業,目的還是“種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”。

            編輯:顏回

            (本文轉載自浙江大學管理學院 ,如有侵權請電話聯系13810995524)

            *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MBAChina立場。采編部郵箱:news@mbachina.com,歡迎交流與合作。

            • +1

            • +1

              收藏

            備考交流

            2021年管理類聯考備考: 1044580930

            2021年MBA備考提前面試群: 601686826

            2021年EMBA備考咨詢群: 1025664027

            2021年MEM備考群: 1040853341

            2021MPAcc備考群: 1049105911

            2020復試調劑群: 855978402

            2021MPA備考交流群: 1056841895

            2021MTA備考交流群: 749865443

            奔驰宝马娱乐